公司动态
电影《笑傲江湖》,一曲琴箫合奏的主题曲让人热血沸腾;电影《赤壁》里,周瑜和诸葛亮以琴相会,互探心思;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,古琴悠扬间,水墨画飘逸而出……
 
    因为这些场景,很多人记住了古琴。但很少有人知道,这些古琴,都出自一个人之手。他就是钧天坊创始人、古琴大家、著名斫琴师王鹏。上周,王鹏第一次来到古城西安,为钧天长安古琴馆选址,并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。
 
    王鹏坦承,当下古琴界发展现状并不好,更多的人还仅仅把古琴定义成乐器,“只把古琴看成琴,琴就小了,琴是一种生命境界,要成为生活的一部分。”
 
    >>琴棋书画,“琴”居首因修行境界
 
    华商报:我们常说“琴棋书画”,那为何是这样排序?“琴”为文人四艺之首,缘由何在?
 
    王鹏:古琴的境界是“清微淡远,中正平和”,这个排名反映的正是自我修行所能达到的“境界”。我们很幸运,在古代,有音乐天才根据五行来定位五音之律。“金木水火土”对应音乐就是“宫商角徵羽”;对应身体就是“肝心脾胃肾”;对应社会就是“君臣民事物”;对应哲学就是“仁智礼义信”。声音就是能量,和人的身体、社会有共鸣关系。中国音乐多用于生命养生,精准的弹出音来,就是一次到位的修行。可是当你解决了技巧问题的时候,你还会发现音和音之间的空白恰恰是你的一个思考,和你是否高尚与低下的一个分界线,这个分界线可以任我们悟出很多道理,当你弹琴之后你会用音乐的逻辑,用哲学和逻辑结合在一起的方法引导你的行为。这个过程可以被认定为在说琴,也可以认定为在说人生,所以我觉得琴不仅仅应该称为四艺之首,也应该是所有的艺术门类里面必修的课程。
 
    华商报:那琴和其他三艺的关系呢?引领,还是相辅相成?
 
    王鹏:对琴人而言,是一个全面修养的过程。不是仅仅只有弹琴、斫琴,还需要其他三艺的修养支撑。古琴不是琴,只有各种修养的集合,才能让音乐达到高度。单独说古琴是“琴”,把古琴说小了。棋书画的修行,同样也是生命能量的修行过程。回到古琴的层面,现在,有很多人纠结于古琴的技术层面,比如节奏是否准确,音准是否到位等,这些只是技法,而不是心法。在任何语言中,只有音乐没有欺骗性。古琴讲究“净化人心”。在得到诸多的修养支撑后,心法到位了,让音乐有高度、有内容,我们就能形成准确判断。
 
    >>审美和生命本质相连,才是真“琴人”
 
    华商报:你是古琴演奏家,又是著名斫琴师,但我发现,你更愿意把自己定义成一个“琴人”。
 
    王鹏:我非常热爱琴人的生活,最想的就是带着一把琴就到深山老林里去。神农氏说过,弹琴就是修身、养性,返其天真。作为琴人,重要的就是你要每天弹琴,通过弹琴去总结自己,总结自己的情感范畴、情感方向、自己的思想以及思考哲学和逻辑。如果有了这样一种具体的理解和这样的心态,你也就奠定了追求一种自然的、和谐的、低调的、慢节奏的心态。这样的心态同时你还会想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,这种有意义的事情就是跟你的生命价值有直接关系的。古琴就像一面镜子,能找出你的优点和缺点。我很幸运地从古琴中懂得了太多的东西,也悟出太多东西,所以我把它扩展到一种教育,扩展到一种生活美学的建立。
 
    华商报: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,这个社会真正的“琴人”不多。
 
    王鹏:哈哈,我是这样定义真正的“琴人”——一个真正弹琴的人,不在于技法有多娴熟,会弹几首曲子。只有他把曲子的精神、审美方向和生命本质联系到一起,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琴人。弹琴即做人,古琴的核心是审美,是提升生命境界的正能量。我认为,做琴人,就永远做一个低调的琴人,努力接近中庸之道。
 
    >>“古琴热”是好事,或许能“拯救世界”
 
    华商报:你怎么看待当下“古琴热”?
 
    王鹏:好事。我相信,在大浪淘沙中,一定会有人找到它的真谛。我们完全可以把金字塔底部铺大,然后精炼塔尖。我曾说过,古琴可以解决人类的问题。在中国文化愈发得到全世界认同的时候,“古琴热”已经是世界范围内的。“用古琴去拯救世界”,这个概念意思是要用古琴首先要拯救你心里的世界,如果你把你心里的世界弄清楚了弄明白了,你才可能有无限膨胀到宇宙的力量,才可以去改变世界、拯救人类。当我们有了这样一个大局观的时候,其实从微尘粒子到宇宙世界我们看得非常的明白,而且非常的淡泊。
 
    华商报:你觉得当下中国的古琴界状况如何?
 
    王鹏:我曾用一句话来形容过——古琴界现在的状况很不好,正面临着一个黑夜走向白天的交界局面。有很多热心古琴文化事业的人,但整体又相对混乱,认识没有得到统一,能回归本位的人不多。我始终认为,在传承古琴传统上,一定要找到它的根,在文化遗产保护上,要原汁原味地继承,如做琴。但在古琴的发展上,不能拘泥于古老的形式,在古琴精髓不变的情况下,应该融入新鲜的血液和方式,如跨界和与西洋乐曲的融合等,用当代的创意手段诠释古琴文化。
在线沟通